您当前位置:沈阳典当网 >> 行业资讯 >> 浏览文章

    “民间金融第一股”转型之痛:典当业务风险高企

    2019年07月16日 访问量:次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两则法律纠纷,上市公司香溢融通(600830.SH)子公司浙江香溢元泰典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泰典当”)牵涉其中。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上述纠纷背后,元泰典当多年来纠纷不断。而进一步来看,过去三年时间,香溢融通的总营收已经从2016年顶峰时期的接近20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9亿元。公司年报示列的过去三年经营目标尚未有一次完成记录,且实际经营绩效大幅落后目标。

    2014年,作为中国烟草“直系”的香溢融通预感到了未来风云变幻的经济形势,并适时抛出了所谓一主两翼——即典当、担保、租赁等类金融业务为主,贸易与投资为辅的中期战略计划。

    然而,在地产调控与外贸趋冷中摇曳的香溢融通,却不可避免地陷入匍匐之境。

    转型后,十年踏步

    香溢融通是2008年自“大红鹰”更名而来。

    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通过股改上市的香溢融通,已经是资本市场的“老面孔”,上市多年几经易主。1998年,通过股权转让,中国烟草总公司浙江省公司成为公司大股东,自此成为“中烟系”的一员。

    彼时,香溢融通还是“大红鹰”,以实业为主营,即现在业务构成中的贸易业务。2002年,香溢融通初涉保险代理的业务便欲将其列入第二主业,如2002年的年报所陈“以保险代理为突破,运行良好,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保代74.14%的毛利率在公司的几项业务中近似一枝独秀。

    两年后,公司涉足典当业务。在2004年的年报中,仅典当业务的营收占主营业务的利润比例就高达30%,次年就超过其他所有业务条线,成为其利润的主要来源。

    有业内人士认为,当时江浙地区中小企业众多,民间借贷需求旺盛,给香溢融通的典当业务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

    两个新业务的开展,让香溢融通尝到了甜头。2008年5月,中国烟草总公司浙江公司控股的宁波大红鹰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将公司名称变更为香溢融通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上市公司名称亦变更为“香溢融通”。

    更名后,香溢融通将业务向囊括典当、融资担保、融资租赁、融资贸易等业态的类金融靠拢。

    然而,在完成更名的第一年,香溢融通的典当业务即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出现下滑,该年典当业务收入为1.10亿元,同比“大红鹰”时期的2007年下滑30%。

    而在更名十周年之际,公司2018年典当业务的利息收入仅为1.16亿元,十年间近乎原地踏步。

    成也典当,败也典当

    过去几年中,受益于房地产市场景气,将房地产作为主要典当品的典当行一度是一个低风险、高收益的行业。然而,进入2016年之后,部分地区房地产价格开始结束单边上扬,房地产作为抵押品的保值属性开始逐渐淡化。

    根据前瞻网调研报告,2017年全典当行业房地产典当占比仅为52.28%。针对这一数据,前瞻网认为,房地产典当占比过半造成行业集中度过高,未来楼市价格波动对典当业的影响值得关注。

    在2016年的中期发展战略优化策略中,香溢融通曾重点提及典当行业的“小额化”与“标准化”。

    然而“小额化,标准化”的趋势并没有在后续的经营情况上得到体现。根据香溢融通2018年财务报告,按照当物类别区分应收典当款,房地产抵押贷款期末达到6.31亿元,占应收典当总额的78.09%,占比高出期初7.44个百分点。

    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典当业务的风险持续上行。根据香溢融通2018年年报,按照风险特征区分的可疑贷款期末账面余额达到5.36亿元,占比贷款类资产总额高达49.18%,且较期初提高3.92个百分点。

    2018年年报显示,香溢融通公司合并财务报表中贷款及垫款账面余额为10.91亿元,相关损失准备为1.13亿元,计提损失准备率达10.35%。该项减值准备主要是由典当业务造成,以2018年为例,应收典当款的减值准备为6787.96万元,占该年贷款及垫款减值准备的60%。

    截至2018年末披露或有进展的诉讼案件中,涉及典当子公司追偿诉讼案件达到五起,诉讼(仲裁)涉及金额达到8190.62万元,且均集中于浙江香溢元泰典当一家子公司。

    除了风控之外,“源头活水”亦是金融业务的生命线。

    而根据年报,香溢融通规模最大的典当子公司元泰典当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4.62亿元与4.52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2.057%。作为对比,前瞻网调研的2017年典当行资产负债率为7.4%。

    虽然典当行业人士一再呼吁,允许典当业务适度提升金融杠杆,但目前类金融业务风险管理标准化仍亟待破题,外加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监管层对涉及类金融企业的融资监管仍在持续收紧。

    2013年6月,银监会下发《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防范外部风险传染的通知》,正式明确银行业禁止向典当行以及非融资性担保机构提供授信;2017年,证监会发布再融资新规,严禁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用于类金融业务;去年,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前述三类机构管理意见,禁止其向未经批准机构或社会公众融资。

    2017年1月,香溢融通控股子公司上海香溢典当曾借助温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分期挂牌“香溢融通资产支持收益权产品”进行融资,总规模一度达1.2亿元。2017年年报公司对典当行业的规划亦出现“发挥杠杆作用”的字样。

    但根据2018年香溢融通年报,上海香溢典当截至2018年6月30日实际融资余额已经低至零。

    在融资能力受限的情况下,香溢融通过去两个财年及2019年一季度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持续处于净流出的状态,三个报告期分别为净流出0.76亿元、1.20亿元和1.08亿元,现金及等价物较2016年年底净减少1.64亿元。

    经营目标腰斩

    在典当受制于净资产规模的前提下,另外两项类金融业务成为了香溢融通的重点培植方向。

    记者发现,2015年年报中,香溢融通在对经济形势的预判下,对原本的三项金融业务发展模式进行了措辞上的微调:其将一年前描述典当的措辞“做大做强”改为“做稳”,将融资贸易从“做大做好”改为“做实”。

    而尽管积极应对,但香溢融通对形势变化的预估显然不够保守。2016~2018年公司制定的总营收目标分别为20亿元、15亿元和15亿元,实际完成营业收入则为20.97亿元、11.20亿元和9.08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1.33亿元、0.83亿元和0.31亿元。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香溢融通在2018年年报中称,是受涉及诉讼的大额贸易业务和融资租赁业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等影响。年报显示,租赁业务的营业收入下降了19.95%。

    香溢融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也在加强对不良资产清收的力度,2019年会做专做细融资租赁业务。”

    有业内人士认为,类金融业务收益确实较高,但是其风险也较高,极其考验类金融企业管理者的风险识别能力与现金流管理能力。

    根据年报披露,香溢融通期末诉讼债权余额合计7.5472亿元,而对应期末减值准备余额1.6749亿元,覆盖诉讼债权余额比例不到四分之一。

    而披露的诉讼债权细节观之,截至2018年底已经披露的诉讼债权余额为4.97亿元。其中涉及未结诉讼中,尤数两家“ST股”海润光伏与北讯集团最为“扎眼”。

    根据公告披露,香溢融通租赁子公司分别于2015年以及2018年2月为海润光伏子公司奥特斯维、北讯集团子公司北讯电信(珠海)提供融资租赁服务,并分别于2018年5月、2018年8月对上述业务采取清偿违约与冻结资产。

    从业务时间点上看,海润光伏较早出现经营困境,所在行业产能过剩信号明显;而北讯电信在借助对齐星铁塔借壳完成上市后即出现实控人大比例股权质押以及临时调集募集资金账户资金用于补充流动性的公告,公司亦存在高应收、高预付、高存货等典型的财务顽疾。

    对此,香溢融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这是业务过程中可能会面对的金融风险。并称,公司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类金融业务风险管理制度。

    事实上,上述诉讼所涉的应收款项仅仅是冰山一角,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12月31日,香溢融通公司合并财务报表中应收款项的账面余额合计为8.17亿元,坏账准备合计为8178.44万元。

    香溢融通并未单独披露融资租赁业务的计提坏账准备,不过,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融资租赁根据不同的行业,逾期率有所不同,一般逾期率在5%以内。

    事实上,据年报所述,2018年下半年起,香溢融通已经暂停了部分贸易业务,2019年公司设定经营目标从15亿元“拦腰”斩至4.75亿元。


    编辑:佚名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本站主办:沈阳典当网版权所有:所有站内信息版权均为沈阳典当行业协会版权所有,转载或摘录须获得我协会许可。

地 址:沈阳市和平区 联系电话:024-22891399 辽ICP备:1号